ag体育博彩app > ag体育客户端 > 辉煌国际会员开户·映客利润断崖式大跌致亏损 破局之路犹如困兽之斗

辉煌国际会员开户·映客利润断崖式大跌致亏损 破局之路犹如困兽之斗

2020-01-09 10:44:58
阅读:4566

辉煌国际会员开户·映客利润断崖式大跌致亏损 破局之路犹如困兽之斗

辉煌国际会员开户,来源微信公众号:全球财说

潮来潮退,只是未曾想过风光不到一年,映客互娱(03700. HK)犹如被困住的“猫头鹰”,进退维谷,业绩大跌。

直播趋冷 业绩持续下滑现首亏

9月16日,直播平台映客发布2019年中期报告,这份成绩单记录了映客的首次亏损,稍显尴尬。

截止6月30日,映客实现营收14.86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降34.88%;经营利润为亏损2755万元,而上年同期盈利9.58亿元;经调整后上半年亏损为1092万元,上年同期为盈利4.09亿元。

一年时间,从近10亿盈利转变为亏损,映客究竟经历了什么?

财报显示,映客的收益构成主要由三部分组成,分别为直播、网络广告和其他。其中直播占比为94.9%,另两项则分别为4.7%、0.3%。

细化来看,2019年上半年,映客的直播收益为14.10亿元,同比下降36.7%,上年同期则为22.28亿元。

同时,广告收益有所增长,从去年同期的4784万元上涨至7035万元。

由此可见,收益的减少主要源于直播业务导致。

此前艾媒咨询报告显示,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预计将超过5亿人,人数仍在增长但增速已从2017年的28.4%下降至2019年的9.9%。

数据显示,2019Q2映客的月活人数在1000万人左右徘徊,远低于同为娱乐直播平台花椒的2600万人,及YY的2400万人。

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截止今年7月映客的月度独立设备数仅有1130万台,同比去年同期的1390万台下滑严重。

流量红利消失,行业增长放缓,都直接影响直播所产生的收益。

然而,日积月累的持续下滑,才是映客所面临的真正问题。

自2016年起,映客营收便开始不断下降,从当年的43.3亿元下跌至2018年的38.6亿元,之后便是此次的断崖式下跌。

业务扩张竞争激烈 犹如困兽之斗

游戏直播由虎牙和斗鱼值守,短视频领域有快手等,直播+也竞争激烈,而社交方面腾讯、等的地位更是难以撼动。

映客亦涉足自创综艺,此前还通过闪光吧少年打造“直播界第一男团”,据称该综艺耗资上亿资源。

面向下沉市场的“种子视频”,语音交友平台“不就”、“音炮”,面向中老年直播K歌产品“老柚直播”,二次元社区“StarStar”,地图交友产品“22”等,映客正逐步切入泛娱乐产业,面对各方面竞争,却彷如困兽之斗。

此前7月15日,映客更是以8500万美元收购新生代社交APP积目。

积目的定位是垂直青年文化社交平台,主打陌生人社交。模式上来看,积目为“颜值社交+兴趣社交”的结合,介于探探和Soul之间。

但陌生人社交中,鱼龙混杂,有各种商业推广,亦有色情交易存在情况。积目日活仅80万左右,映客的大额投入前景尚未可知。

切入其他企业已逐步成熟的市场,针对不同群体及下沉市场,对于映客而言,并不是扩大业务领域那么简单,反而更像二次创业谋求出路。

映客称,2019年上半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研发费用的增加和新产品的投入。

财报显示,上半年研发开支为1.53亿元。同比增加79.6%。主要源于5G及人工智能等技术发展,映客着力开发下一代互动娱乐场景。

5G时代的临近,让各方都加紧脚步。映客直播主要研发超低延时合唱技术、5G高清VR直播等。

市场信心不足 与仙股只有1角之遥

映客的2019年中报,不论是较自身亦或较同业虎牙、陌陌等,都太过苍白。

持续的业绩下滑,也直接反映在股价上,市场对其信心愈发薄弱。映客的发行价为3.85港元/股,2018年7月12日,映客盘中最高上涨至5.48港元/股。

目前,其股价已从高点的5.48港元跌去8成。

映客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:

截至9月19日收盘,映客报收1.11港元,再次下跌2.63%,总市值仅剩22.73亿港元。

此时的映客,已与1块钱“仙股”相距只有1毛钱了。

为挽救股价,映客已经实施了多轮回购。

一年之间,天上地下。映客上市之日,创始人奉佑生的话犹言在耳。

“腾讯当年上市时市值和收入还不如映客,因此映客是一个3年的腾讯”。

4年弹指挥间,映客如何破局,能否独辟蹊径挽回颓势,《全球财说》将持续关注。